浏览信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浏览信息
RCEP对亚太经济合作的五大重塑功能
【字体: 】   【时间:2021/9/26】  【作者:马院】  【关 闭】  【打 印

作为世界首个由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和欠发达国家共同构成的“超大型”自贸安排,RCEP生效实施后无疑将重塑亚太经济合作。

一是RCEP将重整和优化亚太自贸安排的框架和结构,减缓国际经贸合作“碎片化”趋势。RCEP生效后,将有效整合区域内成员国之间现有双边自贸协定下包括“原产地规则”在内的各类复杂不一的规则和框架,降低其给企业带来的“意大利面碗”效应等营商成本。同时,RCEP以15国、六方区域多边自贸安排机制取代多个双边自贸安排,也将在一定程度上淡化或替代成员国之间现有的以双边为主的自贸安排复杂格局。这不仅将优化成员国之间的自贸合作机制,也将一定程度上减少因过多的双边自贸安排带来的国际经贸合作“碎片化”现象,整体提升亚太区域自贸合作机制的多边化水平,使其变得更加高效、便捷、有序、合理,为15个成员国搭建更广阔的深度经贸合作平台,进一步将亚太地区打造成世界经济区域一体化的合作高地。

二是RCEP将重构亚太区域生产网络,打造亚太特色的生产链、供应链、产业链和价值链。如今,在新型国际贸易和国际分工中,全球生产链、供应链、产业链和价值链不仅早已在区域经济乃至世界经济网络中起到十分重要的有机串联和枢纽作用,而且也越来越呈现出彼此深度交融、难以分割的特点。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加入全球生产、融入全球价值链已成为其有效融入世界经济的捷径之一。

RCEP独具特色的原产地规则即“区域累积原则”,无疑将为企业降低在区内的投资生产成本提供制度保障,加之RCEP成员国之间达成的迄今亚洲规模最大的投资自由化和便利化协定等利好因素,都将极大促进RCEP区内的贸易投资合作,也将进一步稳定和强化全球生产链、供应链、产业链和价值链,促使它们向以RCEP成员国为代表的亚太地区聚集和融合,最大限度地将跨国公司留在区域内从事生产和经营活动。对于跨国公司而言,基于要素禀赋、比较优势配置区内资源,打造RCEP和亚太特色的全球生产链、供应链、产业链和价值链可谓如鱼得水——这里不仅自然禀赋丰裕,而且还有世界上“性价比”最高的劳动力,更有先进的技术和充裕的资本,外带人均GDP快速增长的巨大市场,从而让跨国公司“就地生产、就地销售”的理想成为现实,最终实现在亚洲资源、亚洲制造、亚洲储蓄、亚洲工厂的基础上,发展亚洲价值、亚洲创造、亚洲投资、亚洲市场,联手培育亚太地区新的经济增长点和竞争优势,夯实亚太地区作为世界三大制造业中心之一的地位。

三是RCEP将重塑亚太经济一体化的合作主体和合作内容,增强其包容性与可持续性。传统的世界经济一体化理论认为,那些人均GDP水平低下的欠发达国家往往因其产业结构落后、竞争力偏弱、贸易保护程度较高、市场狭小等种种“劣势”而成为自贸安排的“弃儿”。

然而,在RCEP中却有五分之一的成员国人均GDP仅在世界平均水平约五分之一及以下,显示出其巨大的包容性。而且,区内大量绝对贫困人口的存在,也使得RCEP对于减贫、可持续发展等方面议题的关注度将大大提高。特别是就其最大成员国中国在40年时间里累计使8亿人口摆脱了绝对贫困、提前10年实现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SDGs)减贫目标的经验进行交流与分享,将是区域内发展中成员国关注的重要议题。

此外,伴随着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的全面推进,中国与RCEP中绝大多数成员国的各类合作都取得了显著成效,“一带一路”越来越受到沿线国家民众的关注和认同,显示出其强大的生命力。今后,在RCEP框架下,中国还可以与日本、韩国等发达成员积极探讨通过诸如“第三方合作”方式,加强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和互联互通方面的合作,惠及和造福区域内人民,实现可持续发展。

因此,RCEP一俟生效实施,将成为全球所有大型世界经济区域一体化组织中首个实现包容性和可持续发展的“超大型”自贸安排。据此,亚太地区也将成为全球首个引领新型经济全球化朝着更加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方向发展,努力实现区域内外多元共生、包容共进、休戚与共和践行亚太命运共同体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试验场。

四是RCEP将重塑中国、日本、韩国三大东亚经济体之间的经贸合作关系,共创亚太经济一体化的新未来。RCEP作为世界首个将中国、日本、韩国东亚经济“三巨头”汇聚在一起的“超大型”自贸安排,首次在三国之间同时架起了自贸协定的桥梁——这不仅弥补了同为世界经济大国的三国长期以来三边自贸协定谈判久拖不决的“老大难”遗憾,而且也填补了中日、韩日之间多年来自贸安排方面的空白。中韩两国均新增了日本这一重要自贸伙伴,而日本也一次收获了中韩两个“重量级”自贸伙伴。RCEP不仅成为中日韩三国多年来自贸安排机制建设中的共同硕果,也成为当代世界经济区域一体化的“亮点”,大大提升了RCEP作为一项“超大型”自贸安排的“含金量”,也大大提升了亚太地区乃至世界经济区域一体化的“含金量”。而且,中日韩三国齐聚RCEP“朋友圈”,既极大增加了RCEP的战略影响力,也为未来实质性推动一直处于“谈谈停停”中的三国三边自贸协定谈判以及适时启动亚太自贸区(FTAAP)谈判等打下良好基础。

五是RCEP将“后来居上”,重塑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秩序,进一步加速世界经济百年变局的进程。在RCEP签署之前,亚太地区已有主要由日本牵头且在贸易投资自由化规则方面标准较高的大型区域多边自贸安排——“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虽然RCEP在诸如贸易投资自由化等规则的制定标准方面不及CPTPP高,但是,如同一国的人口数量、经济规模(GDP)、市场容量大小等常常是构成国家之间力量对比的根基,是一国战略定力和影响力之根源一样,一项自贸安排所覆盖的人口数量、经济规模和市场容量大小,以及成员国数量等也同样是判断其战略影响力的重要指标。相比目前的CPTPP,坐拥多个“世界之最”的RCEP,其生效后无疑将使亚太地区迎来更大范围、更高水平、更深层次的新一轮大开放、大交流、大融合,从而在战略影响力方面更胜一筹。因此,RCEP将“后来居上”,成为能够真正代表亚太、同欧盟和“美墨加协定”一并构成支撑当今世界经济区域一体化“大厦”的三大支柱之一。

必须承认,当今众多自贸安排的产生不过是其成员对以世贸组织(WTO)为代表的全球多边贸易体制遭遇挫折后的“次佳”或替代选择。RCEP也不例外。因此,RCEP生效后,无疑也将进一步强化国际经贸格局区域化、集团化趋势。由于RCEP区内营商环境的大幅改善,加之亚太地区作为世界经济增长的动力源及其在世界政治经济版图中日趋上升的地位和作用,世界范围内生产要素将进一步向亚太地区聚集,进而加速世界经济重心在百年变局中进一步向东转移的步伐,并最终形成以美国为中心的“北美经贸圈”、以德国为中心的“欧洲经贸圈”和以中国为中心的“亚洲经贸圈”三足鼎立的国际经贸合作新格局。(来源:学习强国,2021-08-26。作者樊莹系外交学院国际经济学院教授)

关闭页面】【页面顶部
主办单位:重庆城市管理职业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   联系电话:023-86968762
本站最佳浏览效果:1024*768分辨率/建议使用微软公司浏览器IE8.0以上